定了!13个新职业被“扶正”,对你家孩子选专业与就业影响太大了!

4月1日,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、市场监管总局、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。

13个新职业公布

新公布的13个职业↓↓↓

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

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

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

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

数字化管理师

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

电子竞技运营师

电子竞技员

无人机驾驶员

农业经理人

物联网安装调试员

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

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

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。经专家论证、社会公示等,确定了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等13个新职业信息,调整变更了4个职业(工种)信息,新增了3个工种信息,正式对外发布。

此次发布的新职业中,大部分与当下新兴的技术有关,比如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工业机器人、无人机等;也有长期就已经存在现在被官方正式认定的职业,比如电子竞技员、电子竞技运营师。当然,在国内众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时期,也催生了一种新的职业:数字化管理师。

新职业数字化管理师的诞生,被认为是整体经济发展步入新阶段的必然选择。根据CAICT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,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总体市场规模高达27.2万亿元,其对GDP的贡献更是高达55%。这一新职业,正在数字化经济大趋势下,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

在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,“就业优先”政策也是首次被置于宏观政策层面,旨在强化各方面重视就业、支持就业的导向。

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凤霞认为,新就业创造了非常大的增量,也提高了就业的质量,必须继续促进新就业形态和灵活就业的发展。

电子竞技员正式被认可

近几年,在国际赛事的推动下,基于计算机的竞技项目发展迅猛,电子竞技已成为巨大的新兴产业。此次,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被正式列为新职业

还有一个职业亮了!

在这些新职业中,还有一个亮了, 不少网友问:无人机驾驶员是个啥?

首批新职业有什么特点?

据介绍,首批新职业主要集中在高新技术领域,具有以下特点:

一是产业结构的升级催生高端专业技术类新职业。近几年,随着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广泛运用,与此相关的高新技术产业成为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,对从业人员的需求大幅增长,形成相对稳定的从业人群。

二是科技提升引发传统职业变迁。工业机器人的大量使用,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系统运维员的需求剧增,使其成为现代工业生产一线的新兴职业。随着无人机技术的成熟,大量无人机的使用使无人机驾驶员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兴职业。

三是信息化的广泛应用衍生新职业。随着物联网在办公、住宅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,物联网安装调试从业人员需求量激增。近几年,电子竞技已成为巨大的新兴产业,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职业化势在必行。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农业经济合作组织发展迅猛,从事农业生产组织、设备作业、技术支持、产品加工与销售等管理服务的人员需求旺盛,农业经理人应运而生。

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新职业信息发布使国家职业分类体系更加科学完善,更好地服务于国民经济信息统计、人力资源开发管理、职业教育培训和人才评价工作,为国家制定相关产业发展政策、开展就业人口结构变化和劳动力供求状况研究分析、制定人力资源市场政策提供了科学依据。

如何界定新职业?

新职业是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》(以下简称大典)中未收录的,社会经济发展中已有一定规模从业人员,且具有相对独立成熟的专业、技能要求的职业。

新职业是在向社会公开征集的基础上,经专家评审、公示征求意见后,按程序遴选确定的。此次共征集到43个建议职业,经专家严格评审,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、市场监管总局、统计局批准,最终发布13个新职业信息。

我国何时建立新职业信息发布制度,有何意义?

建立新职业信息发布制度是国际通行做法,也是职业分类动态调整机制的重要内容。

1999年,我国颁布了首部大典,共收录了1838个职业。进入新世纪后,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,产业结构调整、科学技术进步、大众创业创新,社会上涌现出许多新业态,亟待在国家层面上予以认可规范,新职业信息发布制度应运而生。

首次新职业信息发布工作始于2004年,至2009年,累计发布了12批次120多个新职业。

2010年后,国家启动了大典修订工作。

2015年7月,颁布了2015年版大典。

2015年版大典颁布近4年来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、科学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,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滋生孕育出新职业,亟需重启新职业信息发布工作。

新职业信息发布制度有什么意义?

首先,有利于促进就业创业。通过发布新职业信息对新职业进行规范,加快开发就业岗位,扩大就业容量,强化职业指导和就业服务,促进劳动者就业创业。

其次,有利于促进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改革。推动专业设置、课程内容与社会需求和企业生产实际相适应,促进职业教育培训质量提升,实现人才培养培训与社会需求紧密衔接。

再次,有利于完善我国职业分类和职业标准体系。将新职业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统一管理,并根据产业发展和人才队伍建设需要,加快职业技能标准开发工作,有利于建立动态更新的职业分类体系,完善职业标准体系。

相关新闻

    接下来

      推荐阅读